?
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白素遇險神農架】【完】
  白素、紅綾和曹金福在神農架已經轉了將近兩星期。白素和紅綾為什么會到神農架來?原來曹金福一個月前來衛斯理家提到神農架最近忽然頻繁的出現不明飛行物。衛斯理極為感興趣,不過他最近正在調查粉骷髏面具事件,無暇分身。

  剛好白素和紅綾從歐洲度假回來。紅綾一聽,便叫嚷著要去看看。于是三人便帶著一些必要的裝備,趕來神農架。兩星期來,雖然三人已經目擊了七、八次飛碟的蹤跡,但并沒有多少實質性的收獲。

  這天,紅綾和曹金福的姐一起興匆匆的去捕一種神農架特有的叫【烏狗】的魚,據說這種魚的肉質特別鮮美,而且極為難抓。紅綾一聽,便自告奮勇的要去抓。

  白素和曹金福則照例巡山。兩人走了一個多小時,來到一個懸崖邊。兩人見前面已無路可走,正要返回,曹金福叫道:【白阿姨,你看!】白素回頭望去,只見懸崖下的深谷中閃過一陣藍光。這陣光芒這兩星期來對白素來說已極為熟悉。她毫不猶豫的向曹金福道:【金福,快!】曹金福迅速的將隨身攜帶的繩索綁在一棵大樹上,將另一端拋下懸崖。兩人順著繩索飛快的攀下。只見一艘閃著藍幽幽的光芒的飛碟正優雅的停在深谷中的一處平地上。白素向曹金福做了一個手勢,兩人緩緩的向飛碟靠近著。白素潛到離飛碟三十米處,招手讓曹金福靠過來。兩人從背包中拿出高倍數望遠鏡望去。

  只見飛碟下部的艙門緩緩打開,放下兩頭昏迷的梅花鹿。白素一拉曹金福,正要從大石后出來,那飛碟竟忽然間像溶解在空氣中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烏可來恩飛碟中烏可來恩人一號:【第五十一號生物研究完成。下面是我們要研究的地球第五十二號生物的資料。】飛碟中央的三維信息投影器顯示出一頭碩大的藍鯨在海中游動的景像。

  【我建議立刻進行第一百二十三號生物的研究。】烏可來恩人二號說,它調整了一下投影器,白素和曹金福的影像立即被顯示出來。

  【根據生物掃描儀掃描的結果來看,這一對兩性生物可以說是第一百二十三號生物種逡中接近完美的個體,是難得的研究標本。】烏可來恩二號道。

  【同意】三號頭上的復眼由黃變綠,投下贊成票。

  【同意】四號和五號的復眼也由黃變綠。

  白素和曹金福接近那兩頭昏迷的梅花鹿。兩人檢查了一下。

  【白姨,你看。】曹金福指著那頭雄鹿道。

  白素順著他的手看去,只見那頭雄鹿的胯下挺著一根長約一尺半,濕淋淋的粗大陽具。白素的臉變的通紅,她狠狠的澄了曹金福一眼,扭過頭去。

  曹金福這個傻大個卻若無其事的說道:【白姨,現在根本就不是梅花鹿的發情期,可見它們是被外力所致。】白素回頭道:【你是說,外星人是在研究地球生物的繁殖交配規律?】她心中隱隱伸起一種不安。

  【有這種可能。】曹金福道。

  【快!我們離開這兒!】白素站起身來。

  正在此時,一道藍光從白素頭上罩來。白素只覺一股昏眩的感覺從大腦傳來,便昏了過去。

  白素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處于一個白色的封閉空間中,身邊躺著曹金福,仍在昏迷中。

  白素站了起來,面對著墻說道:【我希望和這里的主人見面。】回應白素的是兩道綠色的光芒,同時籠罩住兩人。白素發現自己的衣服在綠光的照射下消失不見,露出如女神般圣潔而完美的嬌軀。

  【呀!】白素一聲輕呼,就算她再如何冷靜機智,也是個女人。此時的白素也只有用雙手勉強遮住豐滿的玉峰,可憐兮兮的縮在地上。

  白素定了定心神,往曹金福看去,只見曹金福和她一樣一絲不掛,露出強壯的剛軀。曹金福身高接近二米三五,這使他看起來如同天神一般。

  此時,又一道紅光射來,白素早有準備,翻身一滾,避開紅光。但曹金福卻被紅光所射中。白素警戒了一會,見對方沒有異洞,才放下心來。

  她靠近曹金福,卻發現他的呼吸由平穩轉向急促,更為駭人的是曹金福胯下的陽具竟緩緩的豎立起來。只見那根粗大的陽具足有一尺來長,粗若手臂,尤其是頂端那紅亮的龜頭更是大得嚇人。

  白素心中急轉,她已明白自己兩人已經成為外星人的實驗品,為今之際,只有先讓曹金福再度昏迷。想到這兒,她蹲到曹金福的頭部前,一招【雙風灌耳】向曹金福的太陽穴擊去。

  眼看要擊中曹金福,此時他卻醒了。只見他的雙眼閃動著情欲的光芒,從喉中發出一陣獸吼。他雙手一動,便格住了白素的攻勢,雙腕一翻,便以擒拿手扣住了白素的雙手。白素見曹金福醒來,不假思索,被扣住的手腕一扭,手肘向曹金福的咽喉擊去。

  眼看曹金福已避無可避,白素卻覺一條濕熱的東西從自己的下體舔過,頓時渾身發軟,再也使不上力。原來她蹲在曹金福的頭前,雙手被曹金福扣住后,身子更是向前傾,頓時那美麗而又神秘的陰戶便完全暴露在曹金福眼前。曹金福眼見如此美景,那還忍得住,伸出舌頭便向白素的下體舔去。

  【嗚!】白素發出一聲尖叫,她變成伏在曹金福身上,雙手牢牢的被曹金福的右手扣住動彈不得。雖然白素的父親白大和曹金福的師父雷動天在江湖上號稱【南白北雷】,但女子天生在近戰上便比較吃虧,再加上曹金福這個天生神力的巨人,白素一時之間竟無法掙脫。

  這時,一道比剛才更強烈的紅光照射在兩人身上。白素全身一接觸那道紅光,便覺一種最原始的欲望從自己身上的每一個細胞中迸發出來。她那潔白如玉的身體浮現出一片艷紅,只見她媚眼如絲,秀美的臉龐上一片醉人的陀紅,誘人的嘴唇半張著,急急的嬌喘著。

  曹金福的大手摸上白素那雪白渾圓的翹臀,大舌頭如同采花的蜜蜂般允吸著白素圣潔的陰戶。他的舌尖輕輕挑動著白素敏感的花蕊,不時還光臨一下白素那美麗的菊穴。

  此時白素還殘存著幾分理智,她勉力抗拒著曹金福的大手所帶來的快感,不停的掙扎著。曹金福一個翻身,將白素壓在身下他的左手將白素的雙手牢牢的扣在她的頭部上方,右手扳開白素并攏的雙腳,粗大的陽具對準白素嬌嫩的陰戶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 】白素發出一聲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呻吟。曹金福一口咬住白素那豐滿堅挺的乳房,允吸著頂端那顆嫣紅敏感的乳頭,下身那粗的嚇人的大雞巴更是不停的在白素體內抽插著。

  白素在曹金福大雞巴插入的一剎,終于耐不住欲火的煎熬,沉淪于欲海中。

  一個巨大無比、鐵棒也似的東西在股間嬌嫩的蜜穴中一出一入,進入時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實,似乎整個陰道都要被迸裂了,拔出時似乎身體里的一切都隨著肉棒被帶了出去。白素只覺下身雖有淫水潤滑,不致如刀刮刃割般痛苦,但亦覺擦傷般的火熱略痛。她柳眉微蹙,纖腰輕擺,剛才羞恥的感覺在她腦海中一掠而過,早被拋到九霄云外去了。曹金福每一次進入都帶來無邊的快感,退出時那種空虛和饑渴的感覺更加強烈。

  她身子不停的蠕動,臉上紅滟滟的,春情濃冽,似是幽怨,又是難過,光滑的圓臀由于興奮泛出一顆顆細小的顫栗,胸前淑峰因起伏上下而幻出皎白乳波,帶著油光,閃閃動人。陰戶肉唇饑渴的吞吐著粗大似鐵的陽具,帶出一波又一波的淫液浪水,既熱且燙。兩片艷唇彷佛有生命也似地呼吸開闔,肉棒撞入,淫液便漲滿溢出,順著陽具自兩端流下,連股溝都沾滿了閃閃發光的淫水,濕了白素整個下身,陰部附近的光潔玉肌也變得紅亮鮮然,光澤隱隱,十分可

  曹金福干的興起,把白素羊脂白玉般的一雙大腿扳上自己肩頭,用力前推,直將白素嬌弱的身子對折過來,膝頭頂的高聳的乳峰變了形。他十指緊抓住白素白瓷般光滑細膩的腰背肌膚,胯下鐵棒居高臨下,著著落力,將她泥濘濕滑、緊湊無比的花徑插個對穿。那陰道內壁大得意趣,插入時壁上無數團軟肉蠕動著緊緊貼住前進的鐵棒,拔出時又像無數條小舌依依不舍似的刮蹭著棒身。

  在曹金福的奸淫蹂躪中,白素情難自禁地熱情蠕動、嬌喘回應著,一雙雪白嬌滑、秀美修長的玉腿時而輕舉、時而平放 不知不覺中,千嬌百媚、清麗端莊的白素那雙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竟盤在了他腰后,并隨著他的每一下插入、抽出而羞羞答答地緊夾、輕抬。

  曹金福的肉棒狂野地分開白素柔柔緊閉的嬌嫩無比的陰唇,碩大渾圓的滾燙龜頭粗暴地擠進白素嬌小緊窄的陰道口,粗如兒臂的巨碩陽具分開陰道膣壁內的粘膜嫩肉,深深地刺入那火熱幽暗的狹小陰道內。粗碩滾燙的渾圓龜頭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綻放的嬌嫩【花蕊】-子宮口,龜頭頂端的馬眼剛好抵觸在圣潔美麗的絕色仙子白素下身最深處的【花芯】上。

  【啊 】一聲羞答答的嬌啼,白素經不住那強烈的刺激,一陣急促的嬌啼狂喘。

  他的肉棒緊脹著白素那鮮有游客問津的陰道【花徑】,龜頭緊緊地頂住仙子下身陰道深處那含羞怯怯、嬌軟滑嫩的【花蕊】上。

  一陣令人魂飛魄散的揉動,美麗圣潔、絕色清純的高貴仙子一陣迷亂火熱地嬌喘:【哎 哎 嗯 哎 哎 唔 哎 哎 】白素那柔若無骨、纖滑嬌軟的全身冰肌玉骨一陣陣情難自禁的痙攣、抽搐 下身陰道膣壁中的粘膜嫩肉更是死死地纏繞在那深深插入的粗大陽具上,一陣不能自制火熱地收縮、緊夾。她那雪白的玉臀死命的向上挺動著,高潮時的陰精如泉水般淋在曹金福的大龜頭上。

  兩人緊緊的擁抱著,曹緊福的大嘴在白素的俏臉上狂吻著,肆意的玩弄著白素圣潔美麗的身體。白素如同小鳥依人般躺在曹緊福懷里,熱情的回應著。雖然白素已經達到了第一次高潮,但曹金福的欲火遠沒有得到宣泄。只見他仰起頭,粗壯得肉棒發起了更猛烈的進攻。盡情抽插,以最大的行程,抽出來插進去,插進去抽出來,連續十幾個回合,又縮短了行程,急速抽插,只見他那肥大的屁股溝里的條形肌肉,不停地抽動著,好像一頭發情的雄驢,在白素的花瓣快速挺進。

  經過強烈刺激的白素的嫩臉蛋上,橫七豎八的唾液,舔浸的一片一片,白素感到面頰燥熱,火辣辣的感覺還沒有下去。花瓣里又掀起了急風暴雨,閃電雷鳴。

  神圣的花瓣正在承受著強力的沖刺,抽插的速度在不斷地加快,抽插的肉棒在不斷的探入,她只覺得曹金福的大肉棒像一根火柱,在自己的蜜洞里熊熊地燃燒著,燒得嬌臉春潮起,燒得她嬌軀驚濤掀。

  白素不停的抽搐著:【癢 爽 】白素的叫床聲四起,既嬌艷且嫵媚,似乎全身燃燒起的火焰越來越強烈,越來越深入,越來越普及,燃燒著腹部,貫串著全身。

  白素那情欲蕩漾,飛霞噴彩的嬌容更加嫵媚,動人,兩片紅唇上下打顫,時而露出排貝似的白牙,嘶嘶吐氣,黑油油的長發,在豐腴的脊背、圓軟的肩頭上鋪散。曹金福又用雙手抱起白素修長的大腿,把白素的小腿架在了他的肩上。曹金福身體前伏四十二度,力量集中在下半身的腰上,又開始了猛抽猛插,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狠,每一下都到花瓣深處的花心 【唔 喔 嗯 爽啊 】美麗端莊的白素嬌喘噓噓,春潮澎湃。涓涓溪水般的蜜汁,迎著肉棒,向上奔涌,沖擊著白素的花瓣內壁。

  白素全身的血液沸騰起來,緊咬嘴唇,現露出一種又膽怯、又舒暢的姿容:

  【我受 受 不了了 哎呀 舒服 別 給我 插死 唆 慢點 行嗎 哎喲 好 爽 喔 】隨眷肉棒不斷地深入,隨著抽插的不斷變速,隨著白素內心不同感受,不由自主地呻吟著:【喔 啊 嗯 唷 哎 呀 喲 】曹金福已經大汗淋漓,他拿出了最后的力氣,直朝花瓣的幽境猛插,白素的花瓣一陣陣收縮,曹金福的肉棒一陣陣凸漲,花瓣緊包肉棒,肉棒狠漲著花瓣,紋風不透,絲毫不離,一種強烈的刺激,同時襲擊著白素和曹金福。

  【哎呀 金福 快把 我插 插死了 我 我不 行 了 】白素開始求饒,曹金福越插越起勁。白素又一次泄身了。

  白素在手舞足蹈,狂呼亂叫的高潮中一連泄了三次。曹金福看著白素泄身時的嬌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已的激情,精液像火山爆發般地噴射到白素神圣美妙的子宮里。

  曹金福的龜頭依舊頂著白素那嬌嫩的花心,白素的花瓣緊緊挾著曹緊福的粗大肉棒,大雞巴在溫暖、多水的花瓣內浸泡著,滋潤著,曹金福盡情享受著白素成熟美麗的玉體的溫馨。

  高潮后的白素,只見她:雙乳高聳,椒尖怒突,蜂腰輕扭,雪腿慢搖。此時的白素全身裸露,一絲不掛,白皙的皮膚顯得分外柔嫩,在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凹凸分明,不斷地散發著成熟女人的芳香,使人魂不守舍,魂飛魄散。

  此時此刻,白素仰著蕩漾而飛霞噴彩的悄臉,抬起了杏眼,發出了水波蕩漾,攝心勾魄的光來,鼻翼小巧玲攏,微微翕動著,兩片飽滿殷紅的嘴唇,像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嘴微張,兩排潔白的小牙,酷似海邊的玉貝,兩枚圓潤的酒窩似小小的水潭,蕩游著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絲絲縷縷。她整個的身軀,散發著無盡的青春活力,豐滿、光澤、彈性十足。

  此時白素已經有些恢復了神智,盡管她心中的欲火還未消退,但已知道自己和曹金福做了什么。更使她羞愧的是自己竟在曹金福那蠻勁十足的抽插下幾次達到了高潮。這時曹金福的大嘴又向她吻來。

  白素正要抗拒,那知曹金福一改之前狂野的作風,把舌頭伸到柔軟的耳垂下,就像哄嬰兒一樣的輕輕撫摸白素的后背,悄悄看白素的表情時,她微微皺起眉頭,仰起頭露出潔白的喉嚨,曹金福的舌頭從耳垂到頸,然后到臉上慢慢的舔過去,同時很小心的將手伸到隆起的誘人雙峰上,白素的身體抽搐一下,但還是那樣沒有動,圓圓的乳房已經進入手掌里,胸部也不停的起伏。曹金福下面的肉棒更是不停的磨轉,雙手手指緊捏住白素的玉峰蓓蕾,在那不緊不慢的玩弄著。

  雖說在剛剛那醉人的高潮下找回了理智,但經曹金福的挑逗愛撫,那股酥酸麻癢的搔癢感再度悄然爬上白素心頭,雖然極力的抵抗,還是起不了多少作用,在曹金福的逗弄下,只見俏白素粉臉上再度浮上一層紅云,鼻息也漸漸濃濁,喉嚨陣陣搔癢,一股想哼叫的欲望涌上心頭,雖然白素緊咬牙關,極力抗拒,可是任誰都看得出來,她再也忍不了多久了,何況剛才作愛時自己已瘋狂地呻吟過。

  (話外音:烏可來恩人一號:【給這個雄性生物輸入的交配信息果然有效。】)看著白素強忍的模樣,曹金福將白素高潮后嬌弱無力的身體翻轉過來,讓白素趴在地上翹起雪白粉嫩地屁股,將胯下肉棒緩緩從白素花瓣內退出,直到玉門關口,在白素那顆晶瑩的粉紅色豆蔻上不停的磨擦,那股強烈的難耐趐麻感,刺激得白素渾身急抖,可是由秘洞深處,卻傳來一股令人難耐的空虛感,不由得白素一陣心慌意亂,在曹金福的刺激下,盡管腦中極力的阻止,可是嬌嫩的肉體卻絲毫不受控制,本能的隨著曹金福的挑逗款的擺動起來,似乎在迫切的期望著曹金福的大肉棒能快點進到體內。

  盡管早已被體內的欲火刺激得幾近瘋狂,但是白素卻仍是雙唇緊閉,死命的緊守著一絲殘存的理智,不愿叫出聲來。

  曹金福猛一伸腰,胯下肉棒有如巨蟒般疾沖而入,那股強烈的沖擊感,有如直達五臟六腑般,撞得白素不由自主的【啊 】的一聲長叫,頓時羞得她滿臉酡紅,可是另一種充實滿足感也同時涌上,更令她慌亂不已。

  曹金福暫時停止了動作,緊閉雙目,伏在白素的背上,靜靜的享受著插入的美感,直到快感稍退,這才開始緩緩的抽送了起來,撥開白素的如云秀發,在白素柔美的粉頸及絲綢般的玉背上輕吻慢舐,兩手在玉峰蓓蕾不住的搓捻,漸漸的,曹金福覺得肉棒的進出開始順暢了起來,但卻絲毫不減那股緊窄的美感,此刻的白素,在一陣陣酥麻痕癢的摧逼下,腦中仍處于一片混亂的,白素只覺得下體谷道處,傳來一陣緊漲漲的便意,剛想起身,卻覺得全身酥軟無力,腰胯之間更被曹金福緊緊抱住,絲毫動彈不得,只能任憑曹金福那根熱騰騰的肉棒在她的密洞內不停的抽送著 這時曹金福再度吻上白素那鮮艷的紅唇,舌頭更伸入口中,不斷的搜索著滑嫩的香舌,端莊圣潔地白素雖說欲火漸熾,但仍極力抵抗,不讓曹金福入侵的舌頭得逞,見到白素如此,曹金福開始挺動胯下肉棒,一陣陣猛抽急送,強烈的沖擊快感,干得白素全身趐酸麻癢,那里還能抵抗半分,口中香舌和曹金福入侵的舌頭緊緊糾纏在一起,想叫也叫不出來,只能從鼻中傳出陣陣銷魂蝕骨的嬌哼,腦中所有靈明理智逐漸消退,只剩下對肉欲本能的追求。

  眼見白素終于放棄抵抗,曹金福狂吻著白素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緊不慢的揉搓著一對高聳挺實的玉女峰巒,胯下不停的急抽緩送,立刻又將白素推入情欲的深淵,只見她星眸微閉,滿臉泛紅,雙手緊勾住曹金福的肩頸,一條香暖滑嫩的香舌緊緊的和曹金福的舌頭不住的糾纏,口中嬌吟不絕,柳腰雪臀款款擺動,迎合著曹金福的抽插,一雙修長結實的玉腿緊緊夾在曹金福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夾纏,有如八爪魚般糾纏住曹金福的身體,隨著曹金福的抽插,自秘洞中緩緩流出的愛液,夾雜著片片落紅,憑添幾分凄艷的美感,更令曹金福興奮得口水直流。

  【啊 啊 好 舒服 】白素滿臉通紅的浪叫著。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會發出如此淫蕩嬌媚的呻吟聲。曹金福忍不住雙手捧住粉臀大力的套弄,右手中指慢慢的插入白素的菊花蕾內。

  白素的后庭還是本能的抵抗著異物的侵入,但是曹金福的手指還是一下子就給插了進去,曹金福只覺一層層的嫩肉緊緊夾住他入侵的手指頭,那種溫暖緊實的程度比起在白素秘洞內還要更勝幾分,更叫曹金福興奮莫名,不由得開始輕輕的一陣抽插摳挖,左手也在白素粉臀及大小腿上不停的撫摸,一會兒曹金福眼見白素的后庭已經習慣了手指的動作,他再也克制不了內心的沖動,一把將白素菊洞內的手指給抽了出來,還變態的將手指插到白素微張的櫻唇內,就是一陣挖摳,白素只能含住曹金福的手指不停的吸吮舔舐,曹金福胯下更不住的往前頂,全身上下的敏感處受到攻擊,只見白素終于忍不住叫道:【啊 不行了 好 好舒服 我 我泄了 我完了 】白素仰起俏麗的秀臉,豐滿的肥臀向后迎合著,渾身急遽抖顫,秘洞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夾緊,好像要把曹金福的大雞巴給夾斷般,秘洞深處更緊咬著肉棒頂端不住的吸吮,吸得曹金福渾身急抖,真有說不出的酥爽,一道熱滾滾的春水自秘洞深處急涌而出,澆得曹金福胯下肉棒不停抖動,只聽曹金福一聲狂吼,胯下一挺,緊抵住肉洞深處,雙手捧住白素粉臀一陣磨轉,雙眼看著就要泄身的白素的姿態 經過絕頂高潮后的白素,全身的力氣彷佛被抽空似的,整個人癱在曹金福的身上,那里還能動彈半分,只見她玉面泛著一股妖艷的紅暈,星眸緊閉,長長的睫毛不停的顫抖著,鼻中嬌哼不斷,迷人的紅唇微微開啟,陣陣如蘭似麝的香氣不斷吐出,整個人沈醉在泄身的高潮快感中。

  曹金福的手一直觸摸著白素渾圓及有量感的屁股,兩手如畫圓般來回的撫摸著瑩白如玉、渾圓挺翹的迷人豐臀,白素疲倦的腰部靜靜的開始扭曲起來,同時靠近曹金福的臉部時,感覺到男人的呼氣,不知不覺的想要將腰部移開。

  但曹金福將白素豐滿且極為均稱的兩個肉丘深深的分開來,靈巧的十根手指深深吸起柔軟的屁股肉,白素就這么在自己女兒的男朋友面前,將女人最害羞的部位暴露出來。

  曹金福用兩手去撫摸白素的臀部,如同剝開一個大蛋般的感覺,然而白素也在甜美的嘆息聲中,靜靜的開始扭腰,可以說是隱藏女人所有羞恥的臀部的谷間被暴露出來,并且露出了后庭,比起秘穴來更是令人覺得害羞,白素即使是閉上眼睛,也知道曹金福一直盯著那兒看,手上更毫不松懈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恣意輕薄,被手指逗弄得欲念橫生。

  白素腦中一片空白,分明就要到達頂點,受到很細心按摩的后庭,已經是濕透了,不停的將那渾圓白嫩的雪臀往后搖擺頂動,半開著一雙迷離的美目,白晰的身體如同蛇一般的扭動著,并且從口中發出了呻吟聲,那種令人著急還有害羞的心情,使整個身體惱人般的扭曲起來。

  曹金福用手扶著肉棒,抵住白素的菊花蕾,火熱熱的陽具緊緊壓在股溝之間,熨燙得白素一陣酥酸麻癢,曹金福開始緩緩的搖動腰部,慢慢的一寸寸擠入菊洞之內,白素叫道:【啊! 那兒是不行 快住手 】白素擺動的屁股和龜頭相磨擦,曹金福馬上稍退少許,然后再繼續深入,龜頭的頂端嘎吱嘎吱的將白素的處女地給割開來。

  白素又是痛楚、又是快活,從未體驗過的感覺好似要把她沖刷到另一個世界中,只聽到聲聲無意識的呻吟從她口中發出。一切恥辱、怨恨、痛苦與歉疚麻痹從她腦海中離去。她只是任由自己成熟絕妙的、含苞待放的身體直接隨著曹金福的動作反應。

  只見白素隨著曹金福的抽送,柳腰粉臀不停的篩動迎合,發出陣陣【啪啪】的撞擊聲,她的眉間輕皺目光迷離,發燙的臉龐不斷地左右搖擺,曹金福用右手摩搓一個柔軟的乳房,將左手手指插入白素的秘洞之內不停的抽插摳挖,不消片刻白素發覺從后庭的菊洞之內傳來陣陣快感,再加上手指在桃源洞內不住的摳弄,粉頸玉背上還不時傳來曹金福輕柔綿密的舐吻,由喉際發出一連串介于悲鳴及喜悅的呻吟聲。

  嬌喘連連的氣息,不停地由白素口中發出,她第一次嘗到這種快感,欲仙欲死的感覺使她好似在生死線上彷徨不定,抬頭叫道:【啊 不行了 啊 好舒服 好爽 】終于忍受不住那股絕頂高潮,只見白素突然一頓,全身肌肉繃得死緊,剎時一陣天旋地轉,全身不住的抽搐抖顫,死命的夾纏著胯下肉棒。

  曹金福只覺白素的直腸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旋轉,夾得他萬分舒適,白素的頭向后用力一仰的同時,口里大喊:【哦!】伴隨她的喘息,男人的精液直射入腸道,白素雖然是聲嘶力吼,不過也的確有甜美感覺,腸內灌入了曹金福的精液,當肉棒被慢慢的抽出時,精液也從菊蕾處流出來,她不斷發出呻吟,整個人癱在地上不停的嬌喘著,雙頰浮起一層妖艷的紅云,嬌軀仍不住的微微顫動,再也無法動彈分毫,全身呈現一副虛脫感。

  烏可來恩人二號:【資料收集完畢,開始記憶消除程序。】一道紫光射向還互相摟在一起的兩人,白素和曹金福又昏迷了過去。

  醒來已經是在一處樹林中了,白素發現自己的衣服完整的穿在身上,只有下體隱隱的漲痛才證實自己腦中那段瘋狂而淫靡的記憶是真實的。

  此時曹金福也醒了,他露出憨厚的笑容,傻兮兮的撓了撓頭道:【白姨,我們怎么會在這里?我們不是正在懸崖下找外星人的蹤跡嗎?】白素望向自己手腕上的手鏈,那是她的母親陳大小姐給她的防身之物,它有效的幫白素抵御了外星人的洗腦。可是現在,白素真的希望她沒有。

  白素正在百感交集之際,聽曹金福發出一聲驚叫。白素抬頭看去,只見那藍幽幽的飛碟優美的劃過天空,向西方飛去

       17744字節

  [ 此帖被jyron在2014-09-24 23:09重新編輯 ]
?
百站百勝: 幸运赛车计划软件下载